初十入香港凌雲寺 撞鐘祈福

前排(左至右)香港金融機構YF Financial Company 基金經理桑春秋、中華時報傳媒集團主席曾曉輝教授、淩雲寺住持𧗠梯法師、香港龍華酒店女東主鐘瑪麗、古箏演奏家鄒倫倫博士; 後排(左至右)《亞洲周刊》副總編江迅先生、淩雲寺基金有限公司主席陳煒文博士、海外學者聯誼會主任陸旭女士、江迅先生夫人、零傳媒副總編邢舟女士。

年初十,應凌雲寺基金有限公司主席陳煒文博士之邀,筆者與古箏演奏家鄒倫倫博士、亞洲週刊副總編江迅先生、零傳媒副總編邢舟女士、香港龍華酒店女東主鐘瑪麗、海外學者聯誼會主任陸旭女士、香港金融機構YF Financial Company 基金經理桑春秋等相約走進香港凌雲寺,拜佛、參觀寺容、交流佛道、品茗茶、還品嘗了大部分都是寺里自己種植食材做成的午斎、撞鐘祈福。

我們行走於凌雲寺,鳥語花香,自然而然感受到寺院與自然合而為一的祥和、寧靜。

住持𧗠梯法師親自接待,並介紹凌雲寺歷史背景,談到近期香港的動蕩環境和新冠疫情,她表示,香港是福地,至今還有自由,她祈福疫情早點過去,大家恢復正常。

住持釋衍悌法師用雲南傳統上等木炭爐(爐身是日本鑄造)煮成的、再用上等日本鐵壺盛出茶招待我們。

筆者在該環境中喝茶,忽然感悟到,其實一壺好茶,就如寺裏一樣,是每一片茶葉共同創造的淨土。讓大家珍惜這個世界,就先學習在社會這壺茶里,做一片茶葉!當我們這樣想時,喝茶的時候就特別能品味其中的清香。

凌雲寺基金有限公司主席陳煒文博士在陪我們參觀凌雲寺時說,我真幸運七年前通過已故的香港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介紹結緣凌雲寺,能順利脫離做生意,享受人生,其餘時間都集中在推廣中國文化和社會工作,給我很充實和有使命感。

香港凌雲寺初創於1426-1435 年間 (明宣德年間),迄今已近六百年歷史。坐落於新界錦田觀音山,是香港三大古剎之一,禪堂位置原為新界錦田望族為母所建的靜室,名為「凌雲靜室」,於1821年由滌塵法師改名為凌雲寺,現為出家僧人所管理之女眾道場。
現任住持衍悌法師是香港寶林禪寺聖一老和尚座下弟子,以彌陀淨土為主要修持法門,秉持悲智雙運、行願齊周之精神,定期舉辦供修法會,例如禮懺、誦經、佛學講經及念佛禪修等等,為社會各階層人士提供靜化心靈的正信佛教道場。法師於2001 年聯同中國天湖淨寺住持心亮法師重建曹洞宗祖庭曹山寶積寺,2007年蒙大德上淨下慧老和尚「法脈還山」,傳授禪門曹洞宗第四十九世法脈。2010年寶積寺復修工程完成後,應邀回港作凌雲寺監院,穿梭中港兩地,並於 2014 年接任凌雲寺住持一職至今。

我們還瞭解到,凌雲寺基金有限公司,由住持釋衍悌法師及陳煒文博士於2017年成立之非牟利機構。僧俗二人秉持相同信念;以凌雲寺為平台,傳承漢傳佛教之正法,培育弘法僧才,推廣中國固有文化,令年輕一代及一切信眾,各具正信、 正願、正行,造福社會,利樂有情,肩負著宗教、教育、中國文化及建設等四大發展方向。
我們也瞭解到,陳煒文博士是於2016年與凌雲寺結上善緣,同年皈依上宏 下明大和尚,發心護持三寶,推動寺院之持續及發展項目,維護佛、法、僧三寶,造福社會,利益有情。
他是現任行政總裁,前上市公司主席、太平紳士、理工大學榮譽商學博士,理工大學校董、香港加拿大國際學校校董會委員、上海交通大學校董、在日中國企業協會理事、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發展院的兼任教授、世界傑出華人企業家及世界傑出華人青年協會創會會長 。他熱心培育年青人、推廣中國藝術文化包括中國古箏、武術、茶道、佛學講座及禪修等,貢獻社會。

在午齋上,古箏演奏家鄒倫倫博士演奏了「四季歌」、 「放下」,陳煒文博士演奏了「花好月圓」、「漁舟唱晚」等樂曲,給予朋友們未來的祝福與鼓勵。

 

隨後我們去了凌雲寺新建的鐘樓撞鐘祈福,凌雲寺基金有限公司主席陳煒文博士向我們介紹,該鐘是寶蓮寺的地藏王鐘,他和住持決定日本製,現是全港最大的鐘,那間日本鐘廠已十七代歷史,全日本寺廟的銅鐘大都是該廠製造的,因為凌雲寺600年有代表性的古寺,很有緣他們願意為凌雲寺出口第一個鐘,這也是緣份。

陳煒文博士告訴我們怎撞鐘和三下,隨著我們每人都撞三下「鐺,鐺,鐺……」,凌雲寺新造的鐘樓傳出一聲聲渾厚悠揚的鐘聲,寓意著牛年風調雨順,萬事遂意。
鐘聲隨風遠播,響徹山林……

作者:曾曉輝 教授、雕塑家。
現任:中華時報傳媒集團主席、中華時報社長、中華新聞通訊社社長、粵港澳大灣區藝術聯合會主席、香港中大景觀研究院院長、香港美術學院院長 、中山大學員林及生態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世界監督學會理事長、世界華人流行音樂聯合會總幹事、囯際城市文化論壇組委會主席、廣州新世紀藝術研究院院長、中國民營演出聯盟常務副主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