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龟文

来源:中华时报    作者:汤 嘉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08    

            祭 龟 文


              汤 嘉


    已亥年正月三十,惊蛰之日,戌时,我携妻子、女儿,水葬你,弹指之间,已过去215天了。我早有写篇文章祭奠你,述说咱们之间的缘分的必要了。

  正月初十日傍晚,我发现你冬眠的纸箱外,有一种奇特的黑色碎屑,疑惑之中,似乎听到纸箱中有动静。急切打开纸箱时,看到的是惊魂的一幕:躺在血迹斑斑的白色垫子上的你,张了一下嘴,似乎要诉说什么,旋即,一动不动了。我发疯似的抱起你,凝视你、抚摸你,发现你的脚和屁股已被什么咬噬得很严重,尤其是你那屁股被咬了一个深深的洞。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万恶的老鼠作的孽,我发誓,就是找遍天涯海角、掘地三尺,也要将那丧尽天良的老鼠碎尸万段,为你殉葬。

   然而,当务之急,是如何救扶你,为你保命,为你报仇雪恨的事儿,搁后再说。为了救你,咱们全家总动员。妻子买来双氧水、消炎粉、云南白药、红霉素软膏等等,女儿帮你清洗伤口,我给你敷药,细心包扎你,整个过程,你依然一动不动。我知道你一定很痛,我也知道你因失血过多,身体缺乏水份,但又不知道如何给你补液。我边想对策,边同你说话,害怕你昏迷,从此不会醒来。于是,喂你蜂蜜水,试图给你补充水氛,同时也给你补点能量。可是,你紧咬牙关,就是不张口。我讲了许多咱们多年来的一些趣事,你似乎听懂了,数分钟后,张口连喝了四小勺蜂蜜水后,就再也没有张过口了。之后,我将你放在卧室,让你静静地冬眠,盼望惊蛰之后,你能醒来。期间,我每天早晚都轻轻地揭开你的铺盖,看下你,同你说些我们相遇、相识的旧事,每讲到动情处,你的头和脚都好像有轻微的动,我期盼惊蛰奇迹会发生。20天,犹如20个世纪的等待,惊蛰姗姗来迟,我迫不及待地将你抱出箱子,令人失望的是,你已经僵硬,离开这个深深眷恋的世界已有时日了。我用温水给你洗了个澡,用雪白的棉布包裹你,将你放在一个非常精致的木箱里,在你的周围放上你未曾吃完的6小包你爱吃的小鱼小虾,再用红丝带将箱子捆绑。做完这一切,我不能自己,号啕大哭起来,经常喂养你、痛爱你的琳娜、妤子也跟着泣不成声。紧接着,由妤子驾车,我们将你送到长塘桥下,跟你讲了许多诀别话,烧了纸钱,焚了香,我小心翼翼地抱起你的棂柩,依依不舍地将你放在水中,送你西行,祈祷你去和平相处、没有杀戮的天国。

   送走你以后,我们经常想起你、谈起你,时常追忆起咱们今生今世的一段刻骨铭心的情缘。

   你来我们家时,正值我转业等安置。记得,清楚地记得,2004年7月的一天上午,大舅舅叫我去他家吃龟肉,我兴高采烈去了。当看到你在一个红色塑料桶中企图爬出桶外时,我揣测你可能预感到不幸将要来临,拼命挣扎着逃离死亡。看到你的恐惧,也看着你的可爱,恻隐之心油然而生。我向舅舅请求不杀你,要豢养你,于是,你成了我们家的一员。

   起初,我们租房住,条件差,你在水桶里吃东西,在室内地上活动,在纸箱里冬眠。每次给你吃东西,你都很兴奋,将水打得啪啪响,似乎在感恩后,再狼吞虎咽。你重情重义,颇是惹人喜欢。我出门,你爬到门口傲头相送;我进门,你爬到门口相迎,咬着我的裤腿,将我往饭桌那里拖;我吃饭时,你爬到桌下,时而用小爪子搔搔我的痒,时而用小脑袋碰碰我的脚;我看电视,将你放到凳子上,你抬起头,目不转睛地跟着看电视,只有换台时,你才眨眨眼睛;我看书写文章,你怕打扰我,却从不在我周围转悠,而是躲得远远的。

   后来,我们家买了新房,条件改善了,你也渐渐长得更健壮了。因你在孕育的季节,到处找地方产卵,将家里搞得有点乱,我们只好将你放在水池里。受到约束的你,总想从水池爬出来,每每看到你抵制拘束,我总是跟你说:放你出来,你会添乱,好好呆这,听话!听到这些,你也就安静下来。为了消除你的寂寞,先后为你找过3个伙伴,中途,一个伙伴被人抱走了,两个伙伴都因冬眠未醒来,都只是与我们在人间有着简短的邂逅。唯独只有你,一直与我们相依相伴15年。15年,说短暂,也漫长。短暂的是咱们和谐共处的美好的日子太短,漫长的是你给咱家带来绵长的欢乐回味久长。

   龟,可亲可爱的龟,人生自古多离别,但我们别离的时间太早了。如果,我知道在你冬眠时,老鼠会破箱而入,咬噬你,我定会给你做个厚厚的木箱子,那怕是铁箱子乃至金箱子、银箱子,我也不会吝啬。但,没有如果!为此,我深深地自责,或许待到我去找你时,这种自责才会停止。

   然则,必须告慰你的是,那千刀万剐、遭天谴的老鼠,在咬伤你之后的第二天,我就买来捕鼠笼,第三天就捉到了它。我将装有老鼠的笼子放进水池里,打开水轮头,水漫漫地淹没老鼠。看着垂死挣扎的老鼠,我静静地说,你太万恶了,万恶得不可赦免。我家善良可爱的乌龟,那里惹你了,你咬死了她,犹如咬死了我的亲人,我们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我不得不要你死。否则,为我心爱的乌龟,我终生不安。

   呜呼!如果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动物与动物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皆能和平相处,没有战争、没有仇杀、没有吞噬,该多好啊!可是,老鼠咬杀了乌龟,制造了罪恶,作为乌龟的主人,我杀了老鼠,这是老鼠的报应吧!杀了十恶不赦的老鼠,我不仅不觉得自责,反而心安理得。 


     2019年农历九月初九日


责任编辑:

上一篇:如梦令 岁华

下一篇:

相关链接: 中华新闻通讯社 星岛日报 文汇报 大公报 新世纪艺术 中华摄影报 中时网 中华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54268号-5 记者查询  关于我们  手机版本 技术支持:海南布谷

快捷评论
×关闭